心正是根本——2017年3月14日《白話佛法》廣播講座開示

2017-05-04
一個人,不管你做什麼事情,一切都要從正心開始。正心是什麼?就是心要正。過去佛法界有講過“白心”,我們做人也好,做事情也好,心裏要明白,我們做什麼事情要乾淨,人家說明明白白、乾乾淨淨,所以叫靜心,又叫白心。有時候我們做一件事情只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意識上面那個心,我感覺到很開心了,很滿足了,罵過別人了,在很多人面前有過面子了,只不過是滿足了自己虛榮的心,是暫時地擁有了一些對物質和虛幻的思維的支配。因為你是人,所以你就會對一些人間的物質和虛偽的感覺特別重視,你在找這種感覺。現在很多小青年一開口跟人家說“我跟你沒感覺”、“我跟這個人不開心,我沒感覺”,實際上,你們就是跟自己的心在打交道。有時候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卻傷害了自己真誠的佛心;有時候為了一個面子,傷害了真正的自我內心的純潔的那種感覺。所以人的感覺是虛幻的,他明明知道這個物質拿在手上是我的了,但是很快就會失去。
人的心,什麼叫有?什麼叫無?因為你有了,就是虛幻的東西在你心中了;無了,就是虛幻的東西走了。所以在人間才會有:有與無,得與失,多與少,成與敗。
我們人有時候會非常失落,非常虛空,就像我們學佛人也是一樣,尋尋覓覓,想找到自己一個家,但是自己業障來的時候又不知道要找什麼。有時候因為心中沒有主宰,空虛;有時候修心修到後來覺得非常枯燥,覺得沒有滿足感,心中就產生一種安樂感和快樂感,所以就不會有法喜,因為我們是人。
學佛的人從來沒有去認知自己的內心,而只是借助著外界事物的一些力量來和自己的內心有一個相識的過程。所以佛法界經常說“心相”,你的心和你的表相結合在一起就是心相。實際上古人在造字的時候就非常有意思,你們看看這個字——想,上面是一個“相”,下麵是一個“心”,上面是一個對人間著相、看到的東西,一種相,但是你一上心了,你就開始想了,你的心就動了。所以想是怎麼來的?不停地想,想到後來就愚癡了,放不下了。想就是因為你的心動了,那麼心怎麼會動呢?“心”的上面有一個“相”字,因為你在這個世界上,外相、內相和你的心合在一起了,這個相就產生,你的心念一個連一個,一個境界轉在一個境界,你就不會這麼乾淨了。
台長告訴你們什麼叫相,比方說,你看到黃金是形象,你用黃金做出任何形狀的東西,那也叫相。但是實際上黃金變了嗎?沒變,它還是黃金,本相是黃金,但是做出項鏈、耳墜、手鏈等等,本相沒變,但是本體體型在變化。
通過這些,台長告訴你們,其實我們每天通過眼耳鼻舌身意接觸外界,我們的眼睛、耳朵、鼻子、舌頭、身體接觸到外界之後我們的心中就產生了無數的分別心、執著心,其實就在轉變你的體相。為什麼有些人拼命要錢,那些女孩子一講到錢,接下來就變了,什麼都願意做了,這就是她的體相在變化。所以台長告訴你們,你們要記住了,我們不管做什麼事情,接觸外界,我們不能有分別心和執著心。因為這些分別心和執著心讓你執著你的心相;你的心裏一著相,你就開始想這個事情了。比方說過去你這個人看到女孩子沒有反應的,等到你看見這個人特別好看,你的心一動,你就開始想了。是不是上面一個“相”下麵一個“心”啊?心一動,你這個事情就開始想了。
我們經常講得與失、有與無,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成與敗、好與壞、善與惡、福與禍,人家說吉凶禍福,大的、小的、長的、短的,實際上都是我們心裏著相的相,就是我們那種思維的感覺。很多人搞不清楚,還把相作為面相,實際上面相就是你心裏的面相,就是你心相的體現。我舉個例子,這個人很貪財的,你跟他一講話,三句,他就講到財了;這個人很好色的,三句話,沒講多少,一會兒色方面的笑話就出來了。所以為什麼我們有時候覺得一個人的心相要正。你們去看看小朋友,他為什麼正,他為什麼非常可愛,為什麼你一看到小朋友你的煩惱就會少?因為大人的煩惱由心寫到了自己的臉上,所以大人不可愛;小朋友從內心沒有煩惱開始,他們對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產生著好奇的心,所以他們內心就沒有煩惱。沒有煩惱的人,臉不著相就純潔,你就可以跟他一起共事,一起做事情的話你也會沒有煩惱。
過去儒家教育講,“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在《禮記·大學》裏面講到:“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把這幾句話反過來就知道了:心正了,身體才會正;身體正了,家才會好;家好了,國民每個人的素質都高了,國家就好了。儒家教育講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所以我們學佛做人要有自我修養,從自己的修養開始,你修養好了,你的家庭就有秩序了;家庭好了,國家就安定、繁榮、團結了;國家安定繁榮了,然後就天下平了。
所以不管什麼事情,要從心開始。這句話希望大家好好地思考,就是告訴大家,要正心,就是心要正。一個人心不正,哪來的修行?哪來的學佛?希望大家好好學佛修心,讓我們能夠在每一天當中都聞到佛法,能夠讓自己的心真正脫離六道,能夠完全放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