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患癌 讓我有緣走進佛門——心靈法門網友回饋

2017-05-28 丈夫患癌 讓我有緣走進佛門 2015年7月,我似乎從天堂墜入了地獄。 我和我丈夫喜歡旅遊。我們精心策劃了為期19天的西藏之旅。我們從上海飛到成都,沿著川藏南線318國道一路向西去西藏。 第一天我們途徑雅安、瀘定、康定,一路興奮著,感慨著。到達康巴小山城時都已經是海拔超過4000米以上的高原了。雖然頭有點暈、胸有點悶,但這一切我們都有足夠的思想準備,都歸於預料之中的高原反應。 第二天我們到了稻城亞丁。這裏是著名的原生態自然風光景區,這裏被國際友人譽為“水藍色星球上的最後一片淨土”,那神聖的雪山、遼闊的草甸、五彩斑斕的森林,雪域高原最美的一切幾乎都彙聚於此。這一切當初是多麼的吸引我們啊!我們嚮往著、期盼著,但今天我們如願來到了這裏,卻沒有一丁點的心情去欣賞美景。我丈夫坐在車裏不下來,胸悶頭暈難受,還是以為自己高原反應比別人厲害,但我們還是果斷中止了後面所有的行程。 第三天,我們從世界海拔最高的機場亞丁機場直飛成都,再轉飛上海。 這天是2015年7月23日。 我們原以為是高原反應,返回平原就會沒事了,但沒那麼簡單,他還是覺得身體不舒服。我們當即去醫院就診,當即被留院檢查。 後來的日子,真叫觸目驚心。 各類檢查報告一一出來了,每出來一張報告,不是向你扔個炸彈,就是被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 直到有一天醫生告訴我:惡性胸腺腫瘤晚期,腫瘤巨大無法手術。 醫生後面還說了很多話,但我什麼都沒聽進去,腦子一片空白。 如今生癌的人確實很多,但總覺得這與我無關。當一下子落在你頭上時,你真會失魂落魄,如同天塌下來了。何況我們又是那麼的突然,一周前還是美好旅程的開始,一周後卻是無法手術的癌症晚期。這讓我們如何接受啊?太突然了,簡直就像直接往我們頭上貼上了“死亡”的標籤,仿佛生命在倒計時。 再後來的日子,就是尋醫問藥。 我們四處奔波,找關係到上海頂級專科醫院治療。結論還是腫瘤巨大無法手術,只能化療和放療,別無選擇。 入住醫院,一切聽從醫生安排了。我們的方案是先化療再放療。 化療的痛苦,我不用多說大家也都知道。病人身受折磨,家人心在煎熬。 一個療程結束,緊接著就是放療。放療也是很痛苦,射線聚焦高溫灼燒,照在你的前胸,你的後背都被燒焦發黑,非常厲害而且後遺症很多。同房病友放療療程過半,喉嚨灼傷,終身不能吃飯,只能以流汁度日。 我們放療30光的療程,剛剛過半,出現了非常糟糕的狀況——胸腔積液,被迫叫停。原因是胸腔有積液,放療的射線遇到液體會折射,會影響放療位置的準確性,必須先要把胸水處理掉。 然而胸水無法處理,胸水越抽越多抽不完,人卻越來越消瘦。醫生說這是腫瘤所致,想要止住胸水,必須控制住腫瘤。 於是我被逼進了兩難境地。我奔跑在二個醫生之間,向他們求助,但是求助無效!到這裏被腫瘤醫生拒絕,到那裏被胸科醫生拒絕。我能理解醫生,但又有誰來理解我啊?難道就這樣束手無策坐以待斃嗎?這樣不就是等死的節奏嗎? 我就是這樣遭遇著絕望。那時我真想不明白,我丈夫怎麼會生癌的?他有良好的工作環境,有良好的生活習慣,也有和睦美滿家庭,更沒有家族遺傳史,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後來學佛了才明白,這是孽障爆發所致。) 那時的我,真的感到非常無助,呼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我婆家和我娘家都是所謂相信科學的無神論者,都認為醫院沒辦法了,我們能有什麼辦法呢?醫生說沒辦法,就是沒有辦法了。 可是,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就這樣等死! 於是,我在網上收集很多相關資訊和資料,只要有關癌症治療的各種方法都去嘗試,從基因檢測到神醫問藥,還有民間秘方N種。 知道嗎?當你無路可走的時候,這些都會成為你的寶,都是你的救命稻草啊! 或許是前世有修,菩薩給了我靈感。我忽然想到,很多人燒香拜佛,求子求學求發財,我什麼也沒求過,我要去求菩薩,保佑我丈夫逢凶化吉渡難關保平安。 我沒燒過香也沒拜過佛,在這方面我是一張白紙,什麼都不懂。但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佛是神聖的,佛學也是博大精深的,我要燒香拜佛。想想這裏一定會有很多規矩,要是有人能夠教教我多好呀! Continue Reading →